画乡网首页
首页 > 户县读书 > 诗乡记事 > 除夕记事

除夕记事
2010-08-08 10:19:56   编辑:   来源:画乡网  

    摘要:小元在户县城东一所中学读高二。前些年,每到腊月,当许多孩子盼望回家过春节时,他却希望时间过得慢些。

除 夕 记 事

张垦

    小元在户县城东一所中学读高二。前些年,每到腊月,当许多孩子盼望回家过春节时,他却希望时间过得慢些。因为,在连续几年的春节期间,家里矛盾丛生,使他经常在忧烦、惊恐中度过本应十分美好的节日。然而,2008年的春节,他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竟使他过得十分充实和愉快。
    这年除夕下午,当小元刚给家门口贴上“玉鼠丰年辞旧岁;金牛佳节迎新春”的大红春联时,只听一阵汽车喇叭声,他回过头来,只见二叔提着大包小包和二娘、小妹一块从城里回家过年来了。小元热情地把他们迎进屋里。
    前些年的除夕,每当上坟祭祖回来,家里女人们就忙着在厨房包饺子,而小元的父亲则在客厅支起麻将桌子,招呼三朋四友打起麻将。而这一年因为二叔们从城里回来,弟兄俩要拉闲话,麻将活动才暂时终止。小元见缝插针,在桌上摊开本子,写起老师布置的假期作文来。
    二叔看到小元写作业,好象记起了什么,问到:“小元,听说你们学校是省市有名的诗教基地,不知你可会写诗不?”
    小元听二叔问,不好意思地说:“我学得不好,能凑合几首。”
    二叔说:“噢,还很谦虚哪!等会儿你写完作业,我把你考考。”
    “二叔,不用等,这也算作业呢!你出题,现在就考我!”
    “那么,就以过年贴春联为题吧!”
    小元稍作思索,就用笔在纸上划了起来,约摸10分钟就对二叔说:“我作好了,请二叔批评指正。”说着把本子递给二叔。只听二叔念道:

暑往寒来又一年,家家门首贴春联。
敲锣打鼓庆丰岁,爆竹相迎再登攀。

    二叔念完夸道:“小元的诗确实写得不错,只是这登攀的‘登’字,按声律要求还需推敲。”小元诚恳地点点头,又对二叔说:“二叔,你也来一首,给我作个示范”。小元他爸瞪了小元一眼:“你二叔在城里教书,文化可高呢!就是作首诗,你怕也看不懂。”
    “那不见得,我也或许有不如小元之处。咱们就互相切磋吧!我以《回乡》为题写一首。”
    当小元为二叔泡了壶酽茶放在桌上时,二叔的诗稿已经完成。小元恭敬地接过来,朗声念道:

远途归故乡,旧貌换新装。
秃岭栽花果,田园路见方。
水塔蕴厚意,瓦舍换楼房。
巨变言难尽,同心奔小康。


    诗刚念完,大家掌声四起,同声赞好。这时屋里已有20多人。有的是二叔当年的同学朋友,听说二叔远路归来,赶来看望;有的则是按往年习惯,来找小元他爸打麻将的。他们正赶上念诗。二叔一边招呼接待大家一边说:“我这诗毛病很多,词性、平仄对仗都需反复修改。变化方面的叙述也挂一漏万、希望各位乡党批评指正。”这时二叔一眼瞅见当年的老同学,现在担任村支书的老吴,便对他说:“老同学,你是咱村的父母官,请你也来一首。”尽管老吴一再摆手推辞,但禁不住众人一个劲地鼓掌吆喝,不停拥簇,只得说,我是个刨土块的老粗,比不得你们在外工作的知识分子,虽说学了点文化,但对写诗还差得很远,就来几句顺口溜,供大家指正。只见他向上翻着眼皮,思索了一会,朗声说到:

改革开放路子宽,八仙过海显手段。
艰苦创业迈大步,幸福生活节节甜。
全靠党的好领导,同心同德永向前。


    这六句顺口溜虽多为标语口号式语句,诗意不足。但仍然爆发出阵阵掌声和叫好声。
    这时,只见二叔的女儿从灶房跑来对她爸说:“大妈哭了”。二叔就忙去灶房询问。
    原来,这小元他妈名叫玉琴,是村上有名的贤妻良母,而丈夫却是个麻将迷,打牌日夜不停,且愈玩愈大,有一年春节玩牌,连妻子一年辛苦挣来的零工钱和孩子的押岁钱都输了个精光。玉琴经常因丈夫打麻将和他呕气,并经常被丈夫打骂。孩子的学习也因此受到影响。她今天看到因孩子学校诗教的事所引发的作诗场面很受启发,与往年打麻将的场面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她的哭是因受感动、启发而哭。二叔了解到这一情况,动员嫂子玉琴当场也来一首。玉琴过去读过初中,在校也是优秀生。因家庭条件限制,半途缀学回了农村,多年没写过诗,觉得生疏。这时小元走过来给妈擦干了眼泪说:“妈,你想写啥,我来帮忙。”
    只听娘儿俩在房子内叽咕了一阵,待小元他爸兄弟俩给众人发了糖果和香烟,玉琴已从内屋出来,羞怯地看着手中纸片上的字,在大家的鼓励声中,鼓起勇气,昂着头用手掠了一下额头上的一缕长发,一字一板地念道:

丰衣足食颂当今,莫让赌风腐万民。
作画习诗树正气,文明传统与时新。
 

    倾刻,哗哗的鼓掌声,啧啧的赞叹声充满了整个房间,纷纷议论说:“内容很好,诗也写得不错,真不简单!”说着,大家把目光又转向小元他爸,鼓励他也来几句。还有位中年男子喊道:“老婆把诗都念了,该你作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可不能丢咱男士的人!”
    这时,小元他爸那含着几分惭悔的红脸膛看着地面,用手搔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对大家说:
“作诗没水平,不作又不行。
    下来和四句,大家请点评。”
    这风趣地四句顺口溜一说,真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即刻对他刮目相看。紧接着又听他念了四句与玉琴相和的诗:

升平盛世在而今,改造思想作良民。
戒赌学诗树正气,要为祖国献丹心。


    “真个是红萝卜调辣子——吃出看不出,空虚赌迷今天也进入了诗的意境。”“你不要小看他,当年也是重点中学的才子,只要引上正路,还能不是块好料?”掌声过后,大家纷纷议论起来。当天晚上,你一首,他一首,作诗诵诗的场面一直持续到后半夜。尽管有些诗缺乏诗意,如同标语口号一般,谈不上平仄对仗,或许算不上是诗。但却出自于对祖国传统诗词的向往、追求所发出的心声;这是没有经过细致加工的最原始的诗意心声。她犹如在原野荒滩上初开出的土路,将经过铺石、碾压,灌浆等辛苦加工后才能成为平整美观的水泥路或柏油路。那时,不论是城镇还是农村,将会成为生产诗的基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将在与时俱进中推动各行各业和两个文明建设飞速发展。将会有不同类型、年龄层次的诗人词人出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链条不会再出现断代,而会更加完整、丰厚和坚强。
    小元想到这里,忽听雄鸡报晓,喜迎新春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各色迎春礼花在夜空上异彩纷呈,又迎来一个诗的春天。

上一篇:情感融诗词 责任炼意境——记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秦人
下一篇:编辑部的人文情愫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联系客服:1111111qq.com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