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画乡春种
2013-05-29 11:29:50   编辑:古一生   来源:网络  

    摘要: 画 乡 春 种顾 彦在我的记忆里,每过了正月初五,乡里人便已要乘着开春的时节,掀开新的一年农活了,小时侯那就是随着父母拿着小锄头,顶着春雨,给麦田松土、除草呢。今年,初六是雨水,村里的人们,在乡...

                                画 乡 春 种

                                    顾 彦

    在我的记忆里,每过了正月初五,乡里人便已要乘着开春的时节,掀开新的一年农活了,小时侯那就是随着父母拿着小锄头,顶着春雨,给麦田松土、除草呢。今年,初六是雨水,村里的人们,在乡里的规划下便开始了栽种葡萄和撒播葱籽,据说葡萄可是有名的户太八号,在南方要上元一斤,葱可是山东人从日本引进和当地杂交育种后上好葱。地里的草已经用除草剂给灭了,松土的活也被改良的种子给免了,时代的进步到九十世纪末使中国的农业劳动多已摆脱了几千年的原始方式和内容,梨、耙、播、灌、收、碾、运、嗮、存、加工等几乎靠人力和畜生干的活儿已成为珍藏版了,偶尔也或成为时光隧道才有的另一番享受了。就在二十年前也很难想象,在如今的中国,种田已结束了交公粮的历史,而且政府也加大了农业补助,听说还有每亩还有几百元的补贴,务农不在被歧视了,大家从精神上摆脱了社会的枷锁,积极性非常地高。以往不管旱涝丰灾,家家筹备爱国粮的境况闪现在我的眼前,而现在的粮食可以说依靠科技的力量产出相当的惊人,卖粮已经成为种粮户的基本收入之一,多出的地就可以搞经济田了。可以说,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务农也能成为人们的一种劳动享受和巨大创造呢!

    起早,荷着铁耙、铁锨,拉着自制的石辘砠,还有人拉的铁梨,随着丈人,带着妻女,下到田间。已有很多男女老少散布在田埂开活了,几头大黄牛被赶着在犁地,当然也有不少没牛的人家只好用人拉梨开垦了。刚下一场雪,今天放晴了,秦岭的终南山还披着素装,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能感觉到一股寒气顺着山势侵袭着大地。

    我和丈人换着犁地和耙地,那人拉梨好像在我们这儿是在九十年代初开始用的,当时常遇几年的雨年,牛和机械很难在地里施展,开始家家都靠一种爿锄,为赶时令冒雨人工耕种,后来不知何人由牛和机械联想到了人发明了带轮的人拉梨,比起爿锄简直不知省了好多体力和时间。今天,土在雪水的滋润下已经松软,人拉梨起来不是多么的费劲,土的含水量较大,耙起来有点黏结。随着太阳的升高,光照的增强,田间四处冒出了蒸汽,暖意也渐渐地上了身,孩子和那只健硕的虎儿狗也不在萎缩,开始嬉闹开来。这时,虎儿跑到我跟前啃着嫩青的禾苗,虽然它是只狼狗,可已经和猪、羊、鸡一样吃起素食了,就这还往身上添膘。我才相信有位老者给我看过他的爱犬,虽从来没人喂,却还长得龙马精神,后来经他观察,原来这家伙依靠吃田里的青苗、野草过活。看来虎儿和它一样完完全全的食素主义者了。唉!食肉者也能改过食草,岂止是造化弄人呀!天地万物又何尝不会被造化所弄呢?

    把一半的地梨、耙结束,妻子已经用化肥和有机肥及保苗的药与葱籽拌好了,丈人撒开种籽,我在后面再耙一遍,过后我和岳丈再用石辘砠碾压一遍,用于保墒减少水分蒸发、强化的苗根的成活质量。不觉已到了晌午,放下手头的活计、撇下家什,顺着媳妇的喊声:回家吃饭了!一下子,卸了劳作获得轻松,吸着腹、提起气,朝着家里缓迈着疲惫的步伐,两眼只有盛满饭的碗,几乎要溢出了泪水,那种疲惫中对食物渴望的感觉已经有十几年没有了,今天再次感受到啦,原来饥饿的感觉也挺耐人寻味的。

    吃罢午饭,下过晌,沐浴着初春的骄阳,再次来到田间。经过太阳的照射,土地变得更加和顺,梨、耙起来倍感轻松,土粒也细致均匀起来胜过机械的耕作,看着平展的苗床,怎么不会是一个丰收的春种呢?不过,丈人觉得地里水分蒸发过快了,还需在浇灌一下,看来,田地的劳作一天之内也要掌握好地里的气候的呀。于是我和妻子、女儿便拉起了架子车,载上几个装修新房留下的涂料桶,装满家里的自来水,运到地间,丈人细心地用瓢泼洒开来,棕色的苗床变了颜色,大一点的土粒也放下了架子散了开来。早先,水利设施极其缺少,遇到旱年那就避免不了,要靠人力到远处大河里运水救苗,现在,有了自来水,村里道路都用水泥硬化了,取水还算很方便。

    正浇灌得费劲,这时只听见女儿喊道:爷爷,爷爷,哪儿架着的是什么呀?咋直往外喷水呢?大家朝着女儿指的地方望去。丈人嘿嘿地笑了,看我们笨得!那儿不是开着泵,有人家在浇地吗!我们还要从家里颠簸着给这儿拉水呢?他挠着头憨笑着,我和妻子也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孩子,那是潜水泵抽的井水,专门对付干旱用来浇地的。丈人揶揄地对孩子答道。那为什么我们干嘛还要从家里拉水呀?孩子紧接着天真地问道。那是因为,爷爷笨,看不见水泵、听不见水声,才让你们受此折腾的!丈人爽声地低声应道,走,咋们到水泵那儿取水去大家此时齐声应诺,沿着平整的路面朝着那悄无声息的水泵处赶去。

    妻子指着身旁的大片土地说:你不知道吧?本来这片土地就要被一个农业科技公司给承包的,每亩500元,承包期50年,全村人就他不同意,就是因为他觉得价钱不合理,承包期太长而拒绝签字,承包事宜被取消了”“真的吗?我敬佩的望着丈人问道,他沉稳的点点头说:就是的,这么便宜的事,我岂能轻易答应呢!不管老丈人这事是否符合大局,最起码,政府所赋予他的权利,他能够自觉地维护并获得尊重,实在是值得我肯定的。我拉着盛满水桶的车,听着丈人、妻子、孩子的谈笑,望着田埂上撒着欢的虎儿,呼吸着泥土裂解出的气息,似乎闻到了其中清新香甜略辣的葱味来,想起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虽然诗出唐朝,想着却在不远的那个中国还曾经发生过的这样事情,在而今的中国是不会再有了。

    这难道不是美丽的画乡春种么?!

                                                     2010年2月4日

古一生,本名顾彦,此文作于户县天桥乡刘家庄葡萄园。

上一篇:观夏日雨后终南
下一篇:祖庵古会观戏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全站搜索 | 发布投诉/消费曝光 | 免费发布信息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客服QQ:632713169
邮箱:huxianfangyuan@163.com qq客服:632713169 全国热线/举报监督QQ:632713169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