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首页 > 户县原创文学 > 网络美文 > 祖庵古会观戏

祖庵古会观戏
2013-05-30 09:20:49   编辑:古一生   来源:画乡网  

    摘要: 题记: 适逢五一劳动节假,丈人家葡萄园中龙爪肆虐,枝蔓脆危弱不禁风。为保瓜果丰收,老人辛劳获益,女婿娃岂能袖手坐观。旋即回归故里,享拥田园风光。 白日活路作罢,呵呵,幸遇古镇四月八会。旧时,常随...

    题记: 适逢五一劳动节假,丈人家葡萄园中龙爪肆虐,枝蔓脆危弱不禁风。为保瓜果丰收,老人辛劳获益,女婿娃岂能袖手坐观。旋即回归故里,享拥田园风光。

    白日活路作罢,呵呵,幸遇古镇“四月八”会。旧时,常随家人厮混会上,游逛观戏,斗狗赏马,吃喝玩耍。然自改革开放以来,外出打工者增多,以致古会经年不兴,几许衰微。而今随着经济结构调整,为农之人谋事门路剧增,无息贷款,专业合作,信息服务更添求富便宜。古镇的“物资交流会”也呈现出了时代的新气象,令人喜之不尽呵!会上有海盗船、碰碰车、鬼屋、旋转木马、杂技歌舞等各项现代的项目可供游乐;户县的特色小吃——辣子疙瘩、凉皮、浆水鱼鱼、热炒凉粉、臊子扯面、牛羊肉泡馍、酸汤水饺、切块粳糕、蜂蜜凉粽、鸡蛋醪糟、菜合和、花生油茶、芝麻麻花、油饼、豆腐脑、肉夹馍、腊汁红烧肉、烤肉应有尽有令人垂涎欲滴,当然平时镇上饭馆有卖的,而一到逢会,各家味道不尽相同,品尝一遍极其解馋;还有那古朴喧嚣的戏曲似又重新获得了大家钟爱。

    演出的是“西安市三秦剧团”。头晚,听我父亲说是《张飞搬兵》,我没有听过有这么一出戏,更没看过这戏了。问父亲看地内容,他说没闹清开演时间,去得晚了,加之年龄大耳背眼花,也没看出啥名堂,为的是听唱家的高亢声韵合着那铿锵的戏曲音乐得到的畅快感觉。后来问了几个看客,只是说就是《zhangfeibanbing》,乡里人往往对古事张冠李戴不足为怪,我也就不了了之了,反正《搬兵》当有其实的。二晚,《双官诰》由于晚上人多,不得近前,加之戏较熟悉;又因白天干活过于劳累,不得作罢。三晚,《白玉楼挂画》只觉旦角唱功很是不错板眼稳准唱腔凄切,可惜身材发福,失了形容。正戏人物表演投入深得大家喝彩,孰料,看得高潮迭起,丑角一段演得正兴起,呼啦一阵大风,刮停了电源;霎时电闪雷鸣,风雨剧作。观戏的群众犹不愿离去,主戏的出来给大家告退了好几次,终因安全计,方才中途停演。四晚,《下河东》提前占了个戏台前的位置,仔细的观赏了一出。这是我看地全本下河东。架子花脸、铜锤花脸,刀马旦、闺门旦、丑角、老生、武生唱演令人淋漓畅快。五晚,预告《铡美案》,当晚预报有雨,但天只是起悠悠之风,飘零些时大时小的雨,大家都提前赶到,聚集在戏台前。演唱者具已妆扮就绪,只等打板司鼓的来就可开幕。我们等到快十点,戏班人马停当将演,谁知,主会的出来招呼,因恐降大雨,是晚,停演。很多人都不愿离去,拥挤到跑到后台,与唱戏的交流观感起来。六晚,我已离开,也不知是重演《白玉楼》,还是接演《铡美案》,或是另演其他,在路上听得言传《金沙滩》,我不得而知了。是者,我看不看倒也无所谓了,只要大家看到了也就是了。

    三秦剧团每天下午一场、晚上一场,很是辛苦。凭我的记忆是我看戏以来在古镇露天看到的最棒的一个剧团表演,现在用无绳耳麦,音响效果清纯了很多,可惜剧团只顾演出不像以前有海报昭告演出剧务人员,我也就无法知道表演者的名姓。看戏者图得了一时的惬意,却不知演出人员的辛劳,在我心里这些骑着摩托、自行车的演员(听口音、看行装应是古镇附近的人搭的草台班演出),可真是默默无闻的民间艺术家了。倘若我是一个无牵挂的人的话,我也许会冲动地随着剧团做个“帮腔吆喝的”或是“看管衣箱跑跑龙套者”追随这些以戏为生的演家,度过自己戏剧般的一生,那该是多么丰富浪漫别趣的人生啊!另外,限于场地原因,难免有时个别演员动作潦草,偷工减料,鉴于秦腔古戏本就是“大写意”的程式,所以大家应予理解,不勉为其难了。我真希望有缘再看到“西安市三秦剧团”的演出,好问清他们的剧务人员,表示一下对他们的赞赏钦佩,搞清楚是谁给演出了令人痴迷的戏的。回来,我久久难忘古镇会事热闹之况,连日夜读《豪放词》一书,加之戏曲口白念词余音缭绕,随滥觞一篇离奇的长短句,以此弥缝兴致矣。

    四月八农忙会观戏

    顾 彦

    会时四月初八,

    风弄青芽,

    云携雨下,

    碧禾漫四野(ya)。

    田头商果枝挂,

    朽了连枷,

    肥了牛马,

    机械务庄稼。

    耳畔锣鼓唢呐,

    尽情吼哈,

    痴狂咿呀,

    醉真梦呓哇!

    唱生死念做打,

    富贵衣甲,

    髯口贴花,

    水袖好披挂。

    亮手眼身步法,

    皇帝可怕?

    将谁吓傻,

    欺凌槑脑瓜。

    万世昌隆华夏,

    几经戏罢,

    老少兴发,

    做快意个“咱”。

    2012年5月1日

    古一生本名顾彦,此文作于户县祖庵。

    “四月八会”。古镇四月八会缘起于清嘉庆年间,西堡重修“三义庙”所立庙会。时值农村夏忙前夕,农家各户均需购置杈把埽子等农忙稼具,故又称“忙笼会”、“农忙会”。这期间,出嫁女儿须回娘家看望父母,称为“看忙”,故又称“看忙会”。因古镇早已形成集市贸易,又逢庙会,使四月八古会逐步形成以物资交流为主要内容的盛会。会期一般五到十天,会期长、规模大、范围广、上市品种多,加之有大戏、马戏等多种文娱活动,吸引方圆四、五十里的群众赶会。如遇丰年,盛况空前。(《户县文史资料》13期刊有“祖庵镇农忙古会“一篇,故本文不再赘述。)

上一篇:画乡春种
下一篇:冬游户县高冠瀑布(节选)

热点推荐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联系客服:peerlink@qq.com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