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首页 > 户县原创文学 > 网络美文 > 冬游户县高冠瀑布(节选)

冬游户县高冠瀑布(节选)
2013-05-30 15:32:34   编辑:古一生   来源:网络  

    摘要:(一)最近几天,纷至沓来的皑皑白雪,闪着冰的光,潸然而至,仿佛是天上的仙子犯了无名的哀戚,欲把她最悲怆的眼泪抛洒到这冬的人间;可是谁?又会顾及她的凄楚呢!大雪已过,刺骨的风更加磨砺了它的无形锋芒利...

    (一)

        最近几天,纷至沓来的皑皑白雪,闪着冰的光,潸然而至,仿佛是天上的仙子犯了无名的哀戚,欲把她最悲怆的眼泪抛洒到这冬的人间;可是谁?又会顾及她的凄楚呢!

    大雪已过,刺骨的风更加磨砺了它的无形锋芒利刃,威逼得人只管缩紧着脖颈。

    眼看着冬至即将临近,阳历的一年竟要在不经意时转身离去。往昔的岁月终归如远去的神马,没什么令我遗憾和留恋的了。可我,曾经给朋友答应过的造访,对于他却不敢成了,翘首遥望的一场浮云吧。

    这一早,我赶到车站,上了一辆921路的公交车,便踏上了访友的征途。

    班车是一条发往城市郊区的线路,我的朋友就在班车的途中站点“高冠景区”附近居住。连我自己都不得相信:冰雪时节却去他那里,或能成为他的惊喜,未必不是我为兑现诺言的无奈之举而已。

    车七折八绕地经过了变化多端,而又令人诧异惊奇的城市;尽管我在其中居住,却对它还是无奈的陌生——它的生机是令我望而叹绝的钦服。今儿,我终于逃出了它胜似藩篱的圈围了。

    出得城,继续前行,路变得愈来愈宽阔了。车辇声倒成了最好的伴奏曲。车里仅有的五六个人,沉闷得一片悄然无声。车外也显得寂寥,一切笼罩在冬眠的沉静里。两边,没来得及开发而撂荒的土地长着高过一人赭黄的蒿草;没有人不知晓:在那里其实掩藏着一堆没有开掘的黄金。因而,谁会介意它给路人增添些萧杀的景象呢。

    也许你不相信,我还从未去过我的朋友那里。别的人都去过好几次了,回来告诉我,那里真是暖春踏青的胜地,炎夏避暑的天堂,盛秋观瀑的佳处,隆冬赏雪的幽境。——呵呵,也不知怎的,对于这些,我是莫名地无动于衷,我内心里只不过是揣着一句诺言而已。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车抵达了站点。我下得车来,寒气洗劫得人禁不住打了几下冷颤。

    车孑然地离去了,奚落的几个同车路人也散开了,没入了不远处的村舍。只有我还孤零零地不想挪动半步,迷惘地察看起周边的地形境况来:秦岭和关中平原配合得很是默契:以公路为界,一厢是巍峨的秦岭,一厢是广袤的关中腹地;它们的轮廓交割地分外明了、各不相干,丝毫不纠缠。往北,楼宇、村舍和田野被大雪遮盖,茫茫无际的一染色白。那天宇透着神气,成了雪的海洋;而大地却变得单调,哑然得几乎要被苍穹笼罩,吞没似的。回身向南,便是秦岭的山脉突兀于眼前。总有无数流淌的溪流来冲和、消解雪的冷峭;还有起伏褶皱中的莽林会把不羁的雪包藏在它的身躯里,在潜移默化、悄然无息中把雪给湮没了:看来,再大的雪,也无力降服山的本色。

    耸着的山、茫然的天、白的原野,在这飞雪簌簌的天籁中,于我的心底,渗入思绪里,汇集在一起蕴育出了远古的静谧。

    … …

    (二)

    不觉时近晌午,我告辞了忙活的几位乡党继续赶路。沿着崭新而婉转起伏的石阶路,顺势而下,我逐渐感觉自己的身子慢慢地石化了一般,变得沉甸甸地僵硬起来,几乎欲借着虚幻的目光即刻劈开一处石阶契进去坐浆而栖了。一霎时,山上啸然而下的冷风刺激得我顿感腹内空荡荡一片,又刮得我那发软的双膝快要把持不住方向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只能凭着知觉的反射跨完了所有的山道,终于把自己扛到了绝壁旁台阶的落地之处。

    下得台阶后,重新踏上了河谷岸边先前的沥青路上,我觉得精疲力竭,赶忙就坐到道旁的一个木凳上。府地仰天,只见跌水沉石、惺日眠木、流云览空一派寥廓明爽。

    稍歇了片刻,我也不敢让身子凉下来,借着河堤的一处台步就下到了河的一阶台地。果然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溪水清澈灵透,山体顶着蓝天掩映其中,光影迷离晃朗。此刻的溪水也比先前活泛一些,在融雪的涌动中涨了不少声势,“叮咚、叮咚”毫不懈怠地向着下游而去。

    水因峪成溪,溪因阶成瀑,瀑则因壑成潭,由于岩石褶皱风化错落形成断层石阶、沟壑,高冠河中便可见许多落差不大的瀑布、小水潭。河里阶地上的道路已经用水泥石块修葺得规整。冬季枯水期间溪水根本就漫不上来,行人走起来安全方便。

    沿着阶地的道路前行,迎着峪口处,便见河床中有一攒角草亭耸立于一石崖之上,站在崖下,隐约耳中潜入阵阵“哗啦啦、哗啦啦”流水激荡的声音。隔道靠岸可见一尊几经风雨的大理石雕塑,其侧立有一碑,上书一诗云“崖口悬瀑流,半空白皑皑。喷壁四时雨,傍村终日雷”,诗旁落款:唐.岑参。大家常提及的高冠瀑布应当就在此处了,我环顾周遭却不见悬瀑的半点踪影,倒有白皑皑的雪轻薄于山,四时雨?终日雷?这恐怕应是夏季才有的气象吧!

    在阶地的道旁有一条陡峭的小道通往石崖的攒角草亭。我静心闻听着水响,缘小道攀到了崖上的草亭。刹那间,咚隆隆的巨响轰入了我的心胸;紧接着,一股雾雨,由下而上升腾着扑面而至,齐刷刷贯得人全身透心凉,威逼得我禁不住打了几个寒颤。骤然间,就感到亭子似乎载着我摇摇欲坠,我急忙抓住亭边的横栏,站稳了脚步,调息着呼吸,慢慢使自己镇定下来。由亭上向河床看去,原先平缓的河流在上游五十米开外紧缩进岩缝缺口,切开裂隙直捣磬穴,接着化成巨大的莽龙意欲掠空而起。这愚顽的水势借着约略三十米的落差,力压磐石,涛然宣泄,在洪声雷动中演出着一幕曲折涤荡、碎玉飞溅的瀑布。那瀑布紧贴着陡峭的岩面一倾而下,硬生生将河道中的坚石割裂成对峙于两侧的崖壁;瀑布水头锤击崖底,坠入深渊,漩涡出一壶清潭。潭水跌宕起伏、凌波闪烁,鼓捣滚动、汽雨翻卷。

    三面崖壁,紧紧地把瀑布包裹在内,难怪我来时在河岸的道路上看不到高冠瀑布的景象呢!这间草亭正位于河道左侧崖畔上,高踞要津;我站在亭中,恰好通观此间河川撞石击潭,声彻光绚。视线穿越过雾雨,向对岸垂壁望去,只见有赭色的行草“高冠飞瀑”大书其上,下款长安茹桂,在水汽的润泽下更显悍然淋漓。

    今日,我还算不虚此行,领略了高冠瀑布的壮景,下得亭来,瀑布声便已隔崖而微。伴着溪流,我开始向山外走去,不一会儿,峪口河道上的桥已然在目了。透过阶地上稀疏的树林,我影影糊糊又看到那几个先前修葺河道的工匠,他们正聚拢在一堆火旁说笑着什么,可能是方才吃罢午饭正歇息呢。

    我走了好大一阵才出山,回到了来时的桥头,凝望溪流几经岩石的消磨阻挡,冲开一条宽阔的河道,畅快地向山外的关中平原奔去。向远眺,一片片褪雪青绿的麦田迎着柔和的阳光,悄然地蕴育着大地的生机;再远处,消解的高冠河也渐渐地融入了那绿色的原野里,所有一切山影水响都藏进了心的天籁之中。

    2012年11月30日

    古一生,本名顾彦,户县祖庵人,通过此文赞扬一下户县的“高冠瀑布”胜景。

上一篇:祖庵古会观戏
下一篇:山路弯弯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全站搜索 | 发布投诉/消费曝光 | 免费发布信息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客服QQ:632713169
邮箱:huxianfangyuan@163.com qq客服:632713169 全国热线/举报监督QQ:632713169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