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怀念耀安
2015-06-16 23:02:14   编辑:   来源:网络  

    摘要:○严文后就在耀安的骨灰即将安葬的那天上午,儿子把我接到县城,到耀安灵前哭祭一番之后,总以为悲恸能消减一些,但回了家反而愈加悲恸,甚至在睡梦中又见到了他,听到他那熟悉的笑声……一九四〇年,耀安出生在...

    ○严文后

    就在耀安的骨灰即将安葬的那天上午,儿子把我接到县城,到耀安灵前哭祭一番之后,总以为悲恸能消减一些,但回了家反而愈加悲恸,甚至在睡梦中又见到了他,听到他那熟悉的笑声……

    一九四〇年,耀安出生在甘河镇尹村一个农家小院,兄弟姊妹多,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但父母善良安分、朴实勤劳的禀性,潜移默化于耀安体内的是“与人乐乐”的群体性。 “温良谦恭让”几乎是他性格的全部。

    耀安家距学校近在咫尺,这给他提供了就学读书的好条件。这个天资聪颖又不善于外露的穷家子弟,靠“走读”读完了六年小学和三年初中,1958年以“品学兼优”的资质被保送到陕西长安师范学校。建国初期,国家很重视师范生的培养,因此,品学兼优、健康端庄的学生首先要送进师范院校,耀安就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走进“长师”大门的。

    耀安是个面目清秀,衣裤素净的文静学生,除了各科成绩优异外,他身上还有一种无形魅力被同学拥戴着。眼光锐敏的班主任黄老师给他头上加了一顶顶炫目的桂冠----“班长”“团支书”“团委副书记”。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三年的师范生活很快过去,耀安毕业分配到户县一中,任团委书记。

    在户县一中,是他人生道路上一段难忘的里程。杨瑞安老校长的严谨治学和治校,谢主任的虑事周祥、用人得当,毛校长的低调质朴,吴校长过硬的文字功底,众多老教师高超的讲课艺术等,都是他在一中亟不可待要捡拾的“宝贝”,也只有他能感受到这些“宝贝”的价值。尔后他担任户县二中教务主任乃至党支部书记,在他身上能看到那些老前辈的影子。他在老领导、老教师的面前是学生是公仆,在学生面前是学兄、是朋友,他是沟通领导、教师和学生的桥梁,难得啊!贫困生温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王老师的菩萨心肠,甚至在他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多年,著书立说,成名成家以后还时刻想念着王老师。在户县一中他经历了“文革”,受过冲击,但奇怪的是两派师生几乎没有反感耀安的,好多师生跟他是情意投合的朋友,一说到耀安为人之善,为人之纯,众口一词,如出一辙。

    在户县二中,是耀安人生的壮丽时期。他担任教务主任是称职的、合适的。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在《梓人传》里写了一个手拿量尺,勾画图样,指挥执锯拿斧的梓人(大工匠),是个运用心智,懂得事物整体构造和要义的人。无疑,耀安就是这样一个“大工匠”。他调兵遣将、知人善用,在课程安排上,校长们都很尊重耀安的意见,因为耀安对任课老师的业务能力、责任心和教学效果了然于胸,他看人看事清亮透彻。耀安的透彻清亮,源于他经常泡在学生中。学生出操,他出操,学生就餐他就餐。帮助值周老师维持饭场秩序,与学生交朋友,学生喜欢向他倾吐心声,愿意对他说真话。不管是哪一任校长,视耀安为他们的左膀右臂。耀安知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句古语,他的那一套繁细教务——计划、总结、周安排、月进度都想到了,并且做到了校长们将要行使工作的前边,不误事,不拖沓。教务工作整齐有序,时时主动,跟他从小养成的亲和力、群体性亦有很大的关系,他把教务上的一班人团结得像一个人,大量的具体工作都做得得心应手,从容裕如。

    耀安在二中当书记,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的二中,是一个多事之秋。两个中青年教师先后猝然病亡,其中一个是多年的民办教师,上级无抚恤政策,但耀安知道该同志的妻子是个“老三届”,聪明好学,于是由他出面上下协调,让其妻做了民办教师。她工作努力,坚持进修,最终成了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并转了正,子女的安排自然有了着落。另一名中年教师的家属子女在他的帮助下,生活和工作得到了妥善安置。那个时代,教师的工资普遍不高,家庭生活困难的教师依然不少。有的安居问题严重,有的子女拖累沉重,有的负债累累,精神和经济上均有压力,而这些问题多半都出在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骨干教师身上。为了让这些同志能安心教学,不分散精力,他出面找关系,诉隐情,帮助这些同志度难关,励情志。他又以自己“当地人”的有利身份,与尹村和甘河村协商,扩充校园,拓展二中前门道路,并亲临现场,与师生们一起铺展砂石,给马路垫基。宽敞的砂石路终于修成,给师生们谋了福祉。

    当书记事务多,特别是在户县二中。这是个农村中学,师生一周有六天(当时是单休日)时间都在学校,吃喝拉撒睡等诸多现实而又具体的问题很多,人际矛盾也多,一旦矛盾产生,都是耀安出面调解。每当矛盾激化,教师们首先想到的是“叫耀安去!”“非耀安莫属!”学校招揽人才,聘请代课教师,为青年教师婚配牵线搭桥,都是耀安义不容辞的事情。难怪温标说:“王老师有一副菩萨心肠。”就是因为这菩萨心肠,才被县委领导看中,让他从了政。

    从行政岗位上退休以后,耀安又发挥余热,重新操起办教育的老本行。他不辞劳苦,兢兢业业地在老年大学工作直至古稀之年。谁又能料想到,他从老年大学退下来,不受操劳之苦,才有几天?老天不睁眼啊。

    他竟然走了,走得如此匆忙,令与他休戚与共的很多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和他的学生们始料未及,大惑不解。无奈,我草草写下以上文字,以慰泉下之人——王耀安。

上一篇: 母亲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全站搜索 | 发布投诉/消费曝光 | 免费发布信息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客服QQ:632713169
邮箱:huxianfangyuan@163.com qq客服:632713169 全国热线/举报监督QQ:632713169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