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漫长的冬天
2015-12-20 22:25:51   编辑:   来源:画乡网  

    摘要:○王育红冬天又来到了。记忆中那个冬天对我来说是不寻常的,因为母亲病重再没有医治的可能,瘫痪在床了。母亲患脑梗已多年了,多番住院不见起色,加之多种慢性疾病的缠绕,已不能再行走了。俗话说:床上的病人,...

    ○王育红

    冬天又来到了。记忆中那个冬天对我来说是不寻常的,因为母亲病重再没有医治的可能,瘫痪在床了。

    母亲患脑梗已多年了,多番住院不见起色,加之多种慢性疾病的缠绕,已不能再行走了。俗话说:床上的病人,床下的罪人。健康的人充满着欢乐,病在床上的人却是度日如年。母亲吃饭至少需要两个人,坐起来还要一个人扶着,不然就倒下,一个人扶住,一个人喂饭。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进食量同排泄量成正比,这就增加了工作量。我家住在县城外,雾霾笼罩着,阴风呼喇喇地吹着。我在母亲床边支了一张小床,她每晚要起床四、五次,我晚上基本不能睡觉,第二天还要按时上班。弟弟刚刚盖了新房,欠下一大堆外债,但他辞去工作,白天守在母亲身边。

    那个冬天无雪,干冷干冷。冬至过后,气温又降了许多,房子阴冷冷的,母亲弄脏的衣服、尿布一天就得洗几次,洗了几天又不能晾干。总得想办法解决,于是买了钢碳炉烧。炉子有时一天要灭几次,灭了就重新点燃吧。我心里想着:人到这地步了,想吃啥就吃吧,七十多岁的人了,那年代的人确不容易,一辈子省吃俭用养活儿女,自己没吃上穿上,赶上了好社会,日子好了,到享福的时候自己却病倒了。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不完美,儿女能尽孝心就尽吧,伺候好尽量不要让她受罪。我和弟弟轮流着,一日三餐端屎端尿、喂药、换洗衣服……母亲受着病痛地折磨,她还是努力地往起坐,但是一次次地失败了,嘴里念叨着:“我的病快好了,马上就能走了。”眼角眉梢流露出希望的喜悦。我暗自流着泪,我心里太清楚了,医生什么话都给家属说了。是啊,求生是人的本能嘛!对生命的渴望是多么强烈!我心里想着:健康的人为什么不好好珍惜?为什么让光阴虚度?看着病痛的老人,心里想着让她走了算了,不再受罪了,但是毕竟母子情难以割舍,又不愿亲人离去。这矛盾的心理煎熬着,“为伊消得人憔悴”。

    那个冬天我没有微笑。白天上班,心就是窗外的冬天,阴阴沉沉的,坐在办公室时常在发呆,若有所思。同事说好久未见我笑过了。我能笑吗?人常说:人劝人是个话,事遇到谁的头上都一样。遇事思想特别能超脱的毕竟是很少的人。我晚上睡不实,常做噩梦,整天精神恍惚,饭没少吃,但人却消瘦了许多。心宽体胖,是有道理的,可遇到这事心能宽吗?

    一次我和女儿去看母亲,她问我:“今年冬天你的脚还冻了没有,腰最近还痛不痛?”我说:“今年冬天脚没冻,我棉鞋穿得早,腰最近不痛了。”又对我女儿说:“在学校穿暖和些,婆今年没钱给你了……”女儿说:“学校有暖气,我不要你钱,你好好治病。”母爱的无私和伟大,此时明明白白地呈现出来了。

    人到中年百事忙,这话没错。妻子下岗了,女儿上了个三本学校,买了经适房每月缴纳按揭贷款,母亲病在床上。我的心情就是冬天的雾霾,阴沉、看不清前方。好在阴霾的冬天里总有阳光存在。有唯一的精神支柱支撑着我——爱好文学,我每天构思着、写作着,转化和分散着痛苦和注意力。倏忽间,脑际里闪现出了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我想,冬天过后,下一个就是灿烂、明媚的春天了吧。

上一篇:归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全站搜索 | 发布投诉/消费曝光 | 免费发布信息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客服QQ:632713169
邮箱:huxianfangyuan@163.com qq客服:632713169 全国热线/举报监督QQ:632713169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