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顺 民
2012-04-21 10:36:05   编辑:石侃之   来源:画乡网  

顺民,是我本家的一个兄弟。 顺民走的那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打到我的手机上的。打电话的是顺民的姑姑,我也称姑,电话里的声音显然凄婉而低沉。姑说,顺民是夜里十点多走的,走的时候,是躺在屋里的土炕上,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撂下媳妇和正读小学的儿子,娘儿俩哭得死去活来,惊动了隔壁邻舍。 我问姑,让我做些什么?姑说,屋里要啥没啥,已经打发人到县上的火葬场联系去了,今个儿晌午就把人埋了,你在县城给娃买个骨灰盒,挑便宜的买,赶在火葬时用。挂断电话,我的脑子一下子出现了空白,好长时间定不下神。 按年龄,顺民比我小了10来岁。顺民是他兄妹五个当中最小的。念小学时,就不太爱读书,常常受到老师的批评。记得刚进小学的门,每天去学校前,总会跑到大妈跟前,撩起衣服前襟,要咂一口奶,尽管大妈早已没有了乳汁,仅仅是一个形式,可这样的习惯,延续了好长一阵子。念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听说邻村办了个秦腔剧社,顺民缠着大妈要去学戏,说啥都不愿意去学校念书了。开始大妈不同意,说,你先人是一个光葫芦,祖上从来就没这风脉,胡成啥精哩。可顺民根本就听不进去,像喝了迷魂汤似的,大妈没法子,只好答应。 大约过了半年时间,一天顺民捎话,让大妈黑里去看戏,大妈心想,没料到咱这碎松色,还能在戏里演个角儿。收工回家,大妈做好晚饭,急死忙活地吃了几口,便手提一个小凳子,赶到四五里外的村子看戏。戏演到接近尾声,大妈也没看见顺民出场。戏终于散场了,大妈很是失望。看了半夜,咋也没看见咱的唔货上场,这不是日弄他妈呢么? 既然来了,也得到后台找一下顺民,问个明白。大妈来到后台,顺民刚卸下戏装,大妈一眼就看见了顺民,随口便问,你今儿黑演戏了么?顺民抬起头对着大妈笑了笑,唔《杀狗劝妻》里的狗是谁演的,就是你娃我么。大妈不禁笑出了声,把他家的,你就给咱演了个这么。 后来,不知啥原因,顺民不在剧社呆了,又跟着村里一帮青年去了广东打工。谁知挣了一年的工钱,被同在一个厂上班的外地的女娃骗了去,说是借给他爸看病急用,从此再没有见那女娃闪面。眼看春节临近,顺民身无分文,难以回家,还是同去的村上几个小伙给凑的路费,才回到村上 。 看到顺民弄啥啥不成,大妈劝顺民甭往外跑了,干脆找人学泥瓦匠手艺。还好,顺民不长时间便掌握了技术,当起了提刀的“大工”,也很快攒了些钱。到了顺民三十岁的时候,大妈便托人给他提亲。农村三十岁的小伙,大都娶了媳妇抱了娃。后来有一个远门亲戚给顺民介绍了个媳妇,说这个女的刚离了婚,给人家丢了个娃,人灵光着呢,就是大顺民两岁,只要不嫌弃,就把这事办了。顺民在见了这女的面后,便应承了这桩婚事。 自这媳妇进了门后,大妈也把心放了下来,想着如今有人能管顺民了,也就能安生的过日子了,再往后几年,原先的三间旧瓦房也就能变成新楼房了。可谁都想象不到,顺民人倒勤快,挣了不少钱,但却迷上了赌博,没几天便把几万元输了个净光,还被人拉走了大衣柜、电视机抵了赌债。顺民的媳妇几次劝说不下,要寻死。大妈一病不起,没多长时日就离开人世。 屋漏偏遇连阴雨,本来日子就过得不像个日子,顺民又得了肝病,媳妇说借钱都要给顺民治病,可顺民说啥都不进医院,说是白撂钱不顶事,媳妇便整天以泪洗面。就在快收割麦子的当口,顺民实在没了人样,多天不进一口食,连水都不沾一滴儿了。 安葬顺民的时间正是午饭刚过,头顶上的太阳火辣的毒,看着本家的亲戚安放好顺民的骨灰,我便拉起一把锨,为我这年仅三十七岁的兄弟填起了土。这个时侯,我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填了多少锨土,连我也记不清了,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对顺民说,兄弟,你好好的睡吧,再没有人怪罪你了,你再也不受苦了。如果有来生,你还是我的兄弟。

上一篇:感谢娃娃书
下一篇:五 爷

热点推荐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联系客服:peerlink@qq.com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