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五 爷
2012-04-21 10:36:37   编辑:石侃之   来源:画乡网  

老家来人说,五爷死了。 在我的记忆中,五爷好像就没得过病。大前年放暑假,我回家小驻,曾专门去了一次五爷家,他确实老了,但身板还算硬朗,只是耳朵有些背,思维还是挺清晰的。我向五爷递了纸烟,他微笑着说,抽纸烟没劲,不如旱烟。 五爷家住进了三间两层的新楼房,宽敞明亮,屋里也收拾得挺干净。但当我看到后院里仍拴着一头牛,不禁使我对这位一辈子离不开牛的老人,产生一种敬仰,也勾起了些许往事。 还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五爷的老伴儿不知患的啥病,离开了人世。仅留下一个老实敦厚的儿子,我称拴旦叔。拴旦叔没上过一天学,就是跟五爷一样爱牲口。五爷是队里的饲养员,筛麦草,铡玉米杆,起圈填土,把马呀牛呀骡子呀喂得骠肥强壮,犁地拉车,谁用谁喜欢。 那时候的饲养室,是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也是常听大人吼乱弹,谝闲传的好去处。饲养室好像是生产队的一个“议事堂”,比如谁家娃当兵提了班长,谁家娃当了工人,谁家姑娘嫁给一个外地皮匠,谁家娶的媳妇一下生了双胞胎,都似乎从这里发布了最可靠的“新闻”。无论人多人少,饲养室总是挺热闹的,有的在炕上打扑克,有的在地上“丢方”。但五爷总是忙他的事,不是整理农具,就是准备好牲口的草料。 五爷爱牲口,不亚于自己的儿子,有一次一头牛病死了,五爷很是伤心,好久蹲在牛的身边,呆呆地看着,还不停地用手抚摸着。队长叫人把牛剥了,给每户分牛肉。不知谁来迟了,牛肉剩下的不多,就随口说了一句,这回给咱分得少,下回多分些。一惯脾气温和的五爷,一下子怒火中烧,大声训斥,你娘的脚,还盼再死一回牛! 队里打下粮食,每到晚上分粮时,队长就先让五爷估摸粮堆的多少。五爷总是边抽烟锅边用眼瞅,估摸得基本八九不离十,又是一个毛头小伙胡乱说了数字,相差悬殊,五爷立马不高兴起来,按你说的数儿,咱都吃屁呀!五爷就是这么一个人。 生产队解散了,土地承包到户。五爷也离开了饲养室,但他仍和儿子儿媳攒钱买了牛,不仅种好自家的地,还帮着乡党的忙。 说来也怪,五爷的长孙中学毕业,回家务农。五爷想把养牛的活儿让孙子接着干,可孙子说啥都不情愿。孙子说他要开四轮拖拉机,不但能耕地,还能跑运输。五爷没法,由了孙子。到后来,孙子又买了大汽车,活路不少,日子也逐渐殷实起来。 尽管家里的日子好了,但五爷总是离不开牛,他说一天看不见牛,他就没了魂。 五爷老了,儿孙们不让他干一点啥。可他就是丢不下牛,时常会把牛拉到村外地边去放。人们也许不解其中缘由,只有五爷自己知道。 其实,五爷早于几年前就感到自己胃上有毛病,总觉得自己岁数大了,只是不愿意花儿孙的钱罢了。 五爷是谁?五爷户口本上写着:石玉富。

上一篇:顺 民
下一篇:知青饭馆

热点推荐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联系客服:peerlink@qq.com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