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乡网首页
首页 > 户县原创文学 > 散文 > 知青饭馆

知青饭馆
2012-04-21 10:36:59   编辑:石侃之   来源:画乡网  

这是一家门面不大的饭馆,坐南朝北,取名知青饭馆。 当我走进饭馆,即刻就有服务员迎上来,热情地招呼:“先生,您要来点什么?”“我要一碗扯面!”尚未坐定,便随机回应了服务员。“好,您先喝水,待会儿就好!”服务员倒罢水,就忙去了。 这时,我仔细环视了饭馆的内部设置,卫生整洁,四周墙面上挂着玉米棒、辣椒串儿、小簸箕、竹筛等物什,似乎让人感觉回到了农家。 正当我开始吃面时,又进来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两手提了一大袋时令蔬菜,边走边自语道:“菜又涨价了!”我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用眼扫了过去:“你是不是立新?”“你是?哎呀,怎么是你!”立新也认出了我。 还未等我起身,立新便迅速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服务员,弄几个菜,拿一瓶西凤!”“不用不用,吃一碗面就行。”我立即回劝。“这是咱开的店,今个儿那怕不开门,都要好好谝谝!”立新的神态既兴奋又坚定。 立新是“文革”结束时最后一批下乡知青,大我一岁。他和其他七八位男女知青来到我所在的村子时,我也刚从中学毕业。说来巧得很,我和立新都被队里派到大队农场劳动。我们白天一起锄草,作务试验田,晚上没事又在一起闲聊,谈文学、谈人生,谈所经历过的人和事。立新烧得一手好菜,尽管在知青院里轮流做饭,但立新还是做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因为,他的人缘好。 大约过了半年后,有一位长得一双大眼睛,梳着两条长辫,穿着的确良方格衫的姑娘,隔三差五地来找立新。从立新口里得出这女的也是一位知青,在邻村插队,是立新的高中同学。也许是我的神经过敏吧,那个时候,收音机里正每天连播刘心武的小说《爱情的位置》,我猜这两个家伙一定是在处对象。 一次,我们都上工多时了,还不见立新出现,农场场长显得不高兴,说要扣立新的工分。扣工分的事后又反复了几次。 春种秋收,转眼间,立新下乡快两年了,上边的回城政策也下来了,立新被分配到咸阳一家工厂工作。临别的先一天晚上,我们谈了几乎大半夜。大概过了半年时间,立新又回到村子,匆匆地与我见了一面,说他们所工作的厂子还不错,那个女娃也同时被安排在一个厂里,能时常见面。立新返回工厂不久,又给我来信,说他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请我参加婚礼。 可谁都没想到,时间快要过去一年了,也没有立新的音信。我当时想,这家伙咋能忽悠人呢?后来,我终于从另一位知青口中得知,立新的对象就在结婚前出了事故,头发被机器卷了进去,那个惨景,人都不敢看。 谁料,这一次事故,竟使立新与我音信断了将近30个年头。我也曾几次想到立新的工厂去找立新,但终未曾谋面。 菜和酒被服务员端了上来,立新先打开酒瓶,倒了两杯,我们谁都没多言语,就喝了起来。立新说那次出事后几年,他都没找人。由于结婚迟,立新的孩子刚上初中,原来厂子也不景气,他办了内退,便租了现在这个地方,办起饭馆。立新说他最难忘的还是那段在乡下的时光,虽说几十年过去了,但那段在乡下的日子,时常挥之不去。现在虽说这饭馆不大,却很温馨、质朴,生意还算过得去。 立新送我上车的时候,执意塞给我几百元钱,说是让给我的母亲和家人买些东西,算是一份心意,说啥我也没收他的钱。我说,人生苦短,世态无常,我们还是各自珍重,善待人生吧。 2009-5-29

上一篇:五 爷
下一篇:可亲可敬的伟名叔——王绪堂

热点推荐
本网站为地方综合性门户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均标明出处,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画乡网〗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陕ICP备13000942号 联系客服:peerlink@qq.com
公共信息安全网 网站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信用之星 安全认证